一个纯粹的灵魂——观《一轮明月》有感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09-15 17:30   2214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一个纯粹的灵魂——观《一轮明月》有感

一个纯粹的灵魂

——观《一轮明月》有感

2013级本科班  耀恒)

在历史的星空中,有些人成为了恒星,漫长的岁月淘洗出了一颗颗璀璨的明珠,是他们构成了我们的民族精神和文化星座,灿若北斗,永远指引着心灵的栖息之处;而有些人,虽不能亘古不灭光耀千秋,但也犹如石破天惊,在历史的苍穹里,好似流星划过天幕,给黑暗压抑的背景平添了几许绚丽的色彩,使得生命灵动、历史鲜活。

在我国近代百年文化发展史中,有这么一个人,可谓是朱门翩翩公子,烟花风流狂生,民国第一才士,千古纯粹奇人:他是新文化运动的先驱;他最早将西方油画、钢琴、话剧等引入国内;他擅书法、工诗词、通丹青、达音律、精金石、善演绎,无所不能;他诗词歌赋音律、金石篆刻书艺、丹青文学戏剧皆早具才名,在近代文艺领域里无不涉足;他学贯中西,艺专多科,是“二十文章惊海内”的大师,在多个艺术领域里开中华灿烂文化艺术之先河;他也是世人敬仰的一代佛教宗师,遍览诸经,精习律宗,使南宋以来湮没无传、中断700多年的南山律学得以重新恢复并发扬光大,被弟子们奉为律宗第十一代世祖;他传奇的一生为我国近代文化、艺术、教育、宗教等领域里贡献了十三个第一。他就是学术界公认的通才奇才李叔同,他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与佛教文化相结合的优秀代表、国际上声誉甚高的知名人士、近现代佛教史上杰出的一位高僧——弘一法师。

他在僧俗两界都驰名于世,他的一生太过于传奇和丰富,以至于每每提笔,默然良久却最终无奈放下,除了感慨还是感慨。他是一个高贵的圣骑士,在诸多艺术领域中挥洒自如。在艺术的殿堂里,他所向披靡,将多家毕生难得的光辉采集于一身;他更像一个身负盖世绝学的武林高手,刀刀见血一剑封喉,凡所涉猎,皆至登峰造极之化境。以至于峻峤如鲁迅曰,“得李师手书,幸甚”;冷艳如张爱玲说,“不要认为我是一个高傲的人,我从来不是的——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围墙的外面,我是如此的谦卑”

然而,还是林语堂先生说的好,“他是那个时代最有才华的几位天才之一,也是最奇特的一个人,最遗世而独立的一个人,他曾经属于我们的时代,却最终抛弃了这个时代”。正处于风华正茂才华横溢的年纪,正跳动在那个时代所搭建的最美丽的舞台上之时,正当群英的目光犹如聚光灯般聚焦在他身上之刻,舞姿华美的李叔同,却留给了众人以背影,留给了那个时代最为沉重的叹息。从赫赫朱门到寂寂佛门,从翩翩浊世佳公子到持戒精严的苦行僧,他的身上有太多的迷,留给人太多的不解和感慨。他的每一个举动都是那么的让人震撼。让人感慨尘世中少了一个风流名士,让人庆幸佛门又多了一个高僧,李叔同已死而弘一法师方生。以至于到如今,叔同遁世与国维自沉、作人附逆,已经成为中国现代文学艺术史上的三大不解之谜。何春光长逝不归兮,永绝消息;唯落花委地无言兮,化作尘泥。

美学大家朱光潜先生说过,“弘一法师虽是看破红尘,却绝不是悲观厌世;佛终生说法,都是为救济众生,他正是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的”,是啊,初看之下,李叔同自皈依佛门之后,洗尽铅华,笃志苦行,判若两人。然而一以贯之的是他的爱国抱负和义举,是他对于内心世界的持续追求,是对纯粹灵魂一如既往的淬炼。他的每一次转折都是灵性的升华,都是生命质量的飞跃。他在寻觅在探索在扬弃的同时,也在思考在醒悟在升华。人间再无郁郁客,百年犹思苦行僧。艺术生命在三十八岁这一年戛然而止,犹如苍穹中划过的流星,短暂而震撼;然而纯粹灵魂的智慧之光芒注定会照耀的更久更远。一颗文艺巨星陨落,中国可能少了自己的贝多芬和梵高,但是一颗佛门北斗却已冉冉升起,为更多迷茫的众生指引心灵栖息的港湾。犹如断臂的维纳斯,残缺的红楼梦,可能最美的音乐总会在极妙之处戛然而止。历史不能假设,犹如人生没有如果。因为有了因为,所以有了所以,既然已成既然,何必再问何必。

人人会唱送别词,叔同心事几曾知。这本是一个说不完道不尽的文化现象,但留给我们的,永远是在面对那个动荡的年代,内思自己灵魂的苦苦追寻,最终冲破尘牢,尘尽光生的一种力量。没有任何阻碍,能够阻挡他以余生义无反顾的奔赴他关于灵魂的最纯粹的信仰。我坚信,情感的共鸣、灵魂的碰撞是不会有时空界限的,这种力量还会一代又一代的延续下去。

附《叹叔同》两首

原非浊世寻常辈,为济群生入凡尘。

二十文章惊海内,穿花拂柳不沾身。

自惭二一怀若谷,廓而忘言唯悲辛。

朱门少年佛门老,千古如君有几人?

横空出世莽昆仑,博通诸艺撼古今。

纵横谈笑皆鸿儒,往来雅士无白丁。

烟花巷陌脂粉香,山外夕阳笛声扬。

自悟多情损梵行,稽首如来不恋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