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与世俗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9-29 10:15   6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上古社会“鬼神”观念探析

                                                                                                               安详

中国的历史可以远古、上古、中古社会,远古社会指的是远古时代泛指五帝统治的时代,上古时代夏商西周、春秋时期,战国中古时代则为秦汉至清朝结束。关于”鬼神“的观念,是贯穿在整个人类发展的过程中的。虽然鬼神的观念中西方皆有之,但中国的鬼神念念是不同于西方的。西方的鬼神观念是由希腊神话和基督教的一神教义而来,对于神的描述是带有感情色彩的,神是有喜怒哀乐的具体存在,强调的是对于神的皈依,与神的关系恰如主仆;但中国的鬼神观念却是来源于先民的敬畏,对于鬼神的形象并无具体的描述,更谈不上感情色彩,鬼神是不同于人类的超自然存在,强调鬼神对人的监督赏罚,与鬼神的关系则如君臣、父子。

在中国中古社会,亦即夏商周、春秋时期的鬼神观念是并不似后期完整具体,但却对社会发展有着重要作用与影响。鬼神观念在人类的社会生活中占据了何种地位?对社会发展带来了什么影响?这是本文尝试阐释的几个问题。


一、中古社会鬼神观念

夏、商、周、春秋是中国社会文明从礼制的健全到礼崩乐坏的时代,中古社会通过礼、乐来进行教化与统治,并对道德标准制定规范,在以“和”为主的社会中,在社会制度的层面能通过礼乐文明得以维系,但是不论是礼乐按部就班的年代,还是春秋礼崩乐坏的年代,为何要遵守“礼乐”这个社会制度的心理基础则来自于鬼神观念。

夏商周三朝以占卜等活动对天地鬼神的意志进行揣摩与接收,占卜行为在夏商周时期是政治、军事活动的重要决定因素,这充分体现了中古人类对于天地鬼神的敬畏,这份敬畏之情被后来的宗教学家视为是由于对自然现象的不了解而产生的。这是西方比较宗教学视野下的一家之言,在此仅供参考,不加以采用,因为不论这份敬畏处于什么原因,都不能抹杀和淡化鬼神观念对于中国社会的影响。敬天尊祖在中国古人内心起到了道德监督的作用,如《荀子·劝学篇》云:“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

与西方或印度的宗教相比,中国没有产生严格意义上的宗教。没有对于神明过度的崇拜与皈依,鬼神观念是从现实出发,在社会制度、体制、个人道德修养等方面进行规范与监督,是希望通过与天地、鬼神的和谐相处来构建安定的社会与培养高尚的人格。在夏商周三朝,“鬼神”的职责是监督、管理,即是监督人类,特别是帝王的言行、考察其善恶是非,依其善恶标准来进行褒奖与惩罚;然而到了春秋时代,在礼崩乐坏、战乱频繁、朝不保夕、思想界百家争鸣之时,已经有许多人对于“鬼神”观念提出了质疑,如孔子对鬼神的态度是“敬鬼神而远之。”“子不语怪力论神。”对于鬼神从决定的服从变为质疑的接受,采取回避的态度等,可见此时的鬼神观念以不同于夏商周三朝。但鬼神的观念也并未因为退出历史舞台,在墨子等思想家的学说中还是依旧遵行了前代的观念。可知鬼神观念在中古社会起到了道德监督的作用,成为了礼乐制度得以实现的一个重要推手。


二、鬼神观念在社会生活中占据的地位

鬼神观念不仅是纵向贯穿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的,也是横向充实在中国社会各阶层的。人有所畏方能有所克制,有所抉择。《左传·成公十三年》有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在上古社会中,鬼神观念是包括天、地、山川河流、祖先、神灵等的复杂概念。天地鬼神的意志通过占卜得以明示于天下,对于政治、军事的影响自不必说。在人类日常生活中更是受到极大影响。

首先,中国社会自古就是以农耕文明为主要经济模式的,在雨雪风霜决定收成如何的前提下,如何博得天地鬼神的欢心,赐以丰年是必须考虑和完成的,这使祭祀与巫祝流行,按时的祭祀成为一种国家行为。祭祀之礼在体现对鬼神敬畏的同时,强调帝王乃是上天之子等理念,突出了帝王、贵族有别于贫民百姓的尊贵,实乃一石二鸟的举措。在这一心理暗示下,民众畏于天而安分守己,服从压迫,不敢有所作为,只能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被压迫一辈子。

其次,在人际交往的过程中,通过对于鬼神的敬畏而演化到对于尊者的敬畏和对于亲者的敬畏。敬而后有畏,这是中国人的一个重要的心理特征,畏不是屈服,不是臣属,只是源于敬。所以中国人不会像西方人那样因为真理而顶撞尊长,中国人会认为尊长应该敬仰,因敬仰而有畏惧,怎会出现顶撞的行为?在与上位者意见相左时中国人的表达方式必定是通过和气的态度、语言来完成的。处中和,不违背鬼神的意志;知敬畏,不暴戾自傲。鬼神是一种未知、不可知,对鬼神的敬畏代表了对于未知的尊重。这是中国人必要的道德修养。


三、对社会发展带来的影响

鬼神观念对于中国社会的发展影响是巨大的。因为道德修养、成贤成圣的人生愿望只能存在于知识分子、文人士大夫阶层,不能普及于贫民百姓。而在古代社会,受教育的机会较少,知识分子与贫民的比例是百分比的,也许只能占到百分之一。所以鬼神观念是成为贫民生活、道德规范的一种重要监督,古人常将之成为“天理”虽然此处“天”的概念是模糊不清的,可能是上帝般的存在,抑或是多神论的遐想,不论如何这都是上古社会中鬼神观念的一种体现。在被贵族压迫、剥削的社会中,不平等的现象是普遍存在的,贫农有苦无处诉,有理说不清的年代,鬼神观念是贫民百姓的一大心理慰藉,有利于缓冲社会压力,促进社会安定。

在鬼神观念的影响下,中国上古社会发展呈现井然有序之态,这是无可厚非的。到上古末期的春秋时代,鬼神的观念受到质疑,加上社会动荡、民不聊生,各种社会不良现象频发,而夏商周三朝也经历了改朝换代的政局跌宕,但并未形成礼崩乐坏的社会格局,可知春秋时期鬼神观念受到质疑,其监督的权威性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虽然这种监督只是人类内心的一种慰藉,但当人类无所畏惧时,各种不安定的因素便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了。

虽然鬼神观念在人类发展的进程中是必定会受到质疑的,也会被其他学说、思潮所取代,但其在一定的历史时空中曾产生过的作用是不容忽视的。

综上所述,在中古社会中,虽然鬼神的观念还没有完全形成有组织的完整神仙体系,但这套模糊但又具体的鬼神观念却对中古社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并对后来中华文明的发展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影响。对上而言决定了政治、军事等,对下而言安定了广大民众之心,是苦难中的一丝慰藉。

生乎天地之间,有所敬畏。克己守礼,合乎天地自然之道。即是对于鬼神的顺从与敬重,历史的发展总是神圣与世俗并行着。